主页 > NBA >

第一位感染新冠病毒的NBA老板是什么样子的人?

作者:admin    浏览次数: 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3-29 18:08    

  据美媒体报道,尼克斯老板詹姆斯-多兰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,他也成为了NBA中第一位感染新冠病毒的老板,这位遭球迷和媒体唾弃的“史上最差NBA老板”又是一个怎样的人?

  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的场边,球迷常常会看到詹姆斯-多兰的身影,这位一头卷发、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总会靠在椅背上,双臂交叉,看着球队输掉一场又一场比赛,表情看似淡定,但内心又充满了躁动和不安……

  64岁的詹姆斯-多兰是典型的富二代,他的父亲查尔斯-多兰本身就是一个富有传奇性的人物。上世纪50年代,老多兰只身一人来到纽约闯荡,通过多年打拼,创建了纽约最大的有线电视台Cablevision,用大儿子帕特里克-多兰的话来说,父亲当时来到纽约时身无分文,但最终通过自己的努力,为家族搭建了一个价值数百亿美元的财富帝国。

  身为家中最小的儿子,从小生活在优渥的环境里也让詹姆斯-多兰养成了任性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习惯,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往往都能够得到满足,和很多纽约的长岛的青少年一样,儿时的多兰将橄榄球巨星乔-纳马斯视作偶像,他曾经看过这位喷气机队四分卫的杂志简介,里面有纳马斯的公寓照片,房间内用动物皮装饰,多兰此后询问母亲,他是否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去装饰自己的房子,显然,多兰得到了肯定的答案,他的母亲海伦托人购买了一些人造长颈鹿皮,帮助多兰打造了一个特别的房间。

  再后来,多兰又爱上了音乐,憧憬着成为一名吉他手,就像杜恩-奥曼那样在舞台上随心所欲弹奏。在前往纽约州立大学上学后,多兰暂时放弃了自己心爱的吉他,但仅仅上了一学期,他就以“我没有做好上学准备”为由选择退学,在研究了一段时间的通讯行业后,多兰前往父亲的公司任职,但在这段时期里,多兰同样不安分,由于多度饮酒以及滥用卡洛因和大麻,他被送到明尼苏达的一家戒毒所接受治疗。

  在1995年戒毒成功后,詹姆斯-多兰被任命为Cablevision的CEO,为何这位劣迹斑斑的公子哥会在六个兄弟姐妹里“脱颖而出”接管家族产业?纽约杂志曾经引用他父亲查克的话:“其他孩子没人想干这个,由于实在找不到人,最终只能由詹姆斯-多兰去胜任这一职位。”

  1997年,Cablevision从合作伙伴ITT手中买下了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(MSG),该公司旗下拥有纽约尼克斯以及冰球队纽约游骑兵等资产,到了1999年,在看到多兰对体育产业的热爱后,其家族开始让他去管理麦迪逊广场花园的所有业务,但这似乎也拉开了“糟糕故事”的序幕。

  自从1999年打入总决赛后,尼克斯在此后的20年里长期在挣扎中度过,自从2004年以来,他们只打进过三次季后赛,只有一次突破首轮,球迷也将球队的长期沉沦归咎为多兰的管理无能。

  早在2007年时,时任NBA总裁的大卫-斯特恩就用一句“他们并没有智慧的管理球队”来批评多兰对球队的管理策略。在美国著名媒体《体育画报》发起的一项调查中,詹姆斯-多兰毫无争议被评为NBA最差老板,有人认为,他是继斯特林(前快船老板,因为种族歧视事件卖掉球队)之后,全联盟风评最差的人。

  多兰热爱篮球,但他的一系列不专业的举动却又在糟践篮球,多兰上任后广受批评的一个决定是2001年给阿兰-休斯顿提供一份6年1亿美元的合同,当时,没有其他球队为“中投王”开出超过7500万美元的合同,但多兰却力排众议,一掷千金,结果,休斯顿仅仅打了4个赛季就因伤退役,而他的合同当时还剩下4000万美元。

  2003年,多兰聘请“微笑刺客”伊赛亚-托马斯担任球队篮球运营总裁,但后者在掌权时期同样频出昏招,在2004-05赛季结束后,尼克斯以5年5000万美元的合同请来名帅拉里-布朗,但仅仅合作一个赛季,他们就宣布解雇布朗,球队为此花了1800万美元的买断费,也即是説,拉里-布朗执教一年就赚了2800万美元。

  多兰的种种管理行为被批评为“既疯狂又愚蠢”,包括他后来找来菲尔-杰克逊建设球队等做法,都以失败而告终。

  纽约,往往被称为天堂和地狱的交汇处,而詹姆斯-多兰也将极端的双重性格展示得淋漓尽致,关于多兰的负面新闻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。

  2007年,女员工阿努沙-布朗-桑德斯自曝受到尼克斯总裁伊赛亚-托马斯的性骚扰,她将此事投诉到多兰那里。后者不但不理会桑德斯的诉求,反而还因为“曝出丑闻”影响球队形象解雇了她。双方最后闹到曼哈顿联邦法庭,托马斯被判赔偿600万美元,多兰也被判赔偿560万美元。

  2012年,林书豪在纽约刮起了“林旋风”,让麦迪逊广场花园这座篮球圣地终于有了一些元素,在休赛期,林书豪在和尼克斯续约时遭遇到对方的冷处理,他与多兰关系不和的消息也一时甚嚣尘上,据当时媒体透露,林书豪曾经没有向尼克斯报告,就聘用经纪人开发纽约的市场,这让多兰一度非常生气。

  ESPN记者奥康纳便表示:“作为一个睚眦必报的老板,詹姆斯-多兰会觉得尼克斯给了这个哈佛小子一次机会,但却遭遇到背叛。”,最终多兰非常爽快的放走了林书豪,并向外界放话:“自己一点不后悔”。

  2015年,一位名叫欧文-比尔曼的73岁球迷向詹姆斯-多兰发去一封邮件,批评对方仍在操纵球队。比尔曼自从1952年就开始支持尼克斯,见证过球队的起起伏伏,但面对多兰运作的尼克斯,他实在无法隐藏自己的情绪。面对这位60年尼克斯铁粉的质疑,詹姆斯-多兰非但没有反省自己,反而怒不可遏地回复了比尔曼,并称呼这位73岁的老人是“一个可恶的混蛋”。

  2017年,多兰的名字再度频频再度登上头条,在尼克斯对阵快船一战,奥克利和多兰发生口角,被保安驱逐出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,这也引发了巨大的风波。奥克利是尼克斯元老,他在1988-98年期间为尼克斯效力,曾帮助球队打进总决赛。这一事件也让奥克利伤透了心,他曾公开表示:“自己和多兰老死不相往来”。

  据EPSN当年报道,多兰是一个对下属要求极其苛刻的人,他甚至在公司和球队管理中创造了一种所谓的“恐惧文化”,曾经有一位球馆保安因为没能认出多兰而拒绝他进场,惹得后者大怒,威胁要开除这名员工。

  但多兰的骨子也并非只有“恶”的一面,当年身为有线电视的CEO时,多兰和研究胰腺癌的基金会合作,承担基金会全部费用;他当年曾经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筹办慈善音乐会,为911受害者家属筹了3500万美元善款;他还曾为卡特琳娜和桑迪飓风的受难者捐钱捐物,当穆托姆博在刚果投资建造医院后,多兰也参与其中,投资参与了基础设施建设,虽然篮球运营一塌糊涂,但在慈善这条路上,多兰从没有走偏,他在这方面的行为充满了正能量。

  在对待自己的球员和员工这方面,多兰也并没有想象中那般不近人情,当安东尼向波多黎各飓风受难者提供援助时,多兰给了他10万美元,支持甜瓜的善举。尽管,尼克斯在当天就将安东尼交易至雷霆……

  此外,多兰还曾把自己的私人飞机借给泰森-钱德勒,以便他在打完客场后能够回家看癌症晚期的母亲。当钱德勒提起多兰时,他依旧充满了感激:“如果有人要问我,多兰这人怎么样?我会说,他是一个好人。”

  但这位“好人”却为何成为了遭人唾弃的老板?毕竟,NBA中运作失败的案例数不胜数、球队常年积弱不振的现象也并不少见,仅仅是因为运作不当而被常年钉在“耻辱柱”上显然不是一个合理的借口,多兰之所以不受待见,和他与生俱来的性格有着直接关系。

  早在2018年时,ESPN记者奥康纳曾经这样描写多兰:“尽管身高只有5尺6英寸(约为1米67),但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斗士,他身上的疤痕足以证明自己好斗的本性,他善于去和任何人挑战,他总是会用自己信念去强迫对方服从自己的观点,包括他的家人、员工以及股东。纽约人崇敢好斗的性格,但在这里,你却很难找到一个喜欢多兰的人。”

  多兰的强硬、霸道性格会让人感到极其不舒服,和马克-库班等老板不同的是,多兰很少和媒体打交道,他与媒体的交流仅限于通过已发布的言论和通过MSG网络的采访来实现。在多兰的监管下,MSG制定了富有争议的媒体策略,去限制媒体接近球员,如果没有MSG公关人员的许可,记者将被禁止采访球员,一旦违反规定就会被驱逐。

  多兰本人也承认,自己的公关团队会对报道尼克斯的媒体进行审查,他还表示任何CEO都应该这么做,只有这样才不会“引狼入室”。

  多兰的担心并非没有理由,战绩糟糕不是罪,但如果战绩糟糕又生在纽约,那就麻烦了,一旦让辛辣的纽约媒体放开采访,那么关于球队的负面消息就会如雪片般飞来,多兰曾表示:“纽约人总会关注尼克斯,当球队战绩不佳时,球员、教练、总经理,还有老板都会轮番遭遇炮轰,我并不喜欢这种被人指着鼻子骂的情景,在纽约,我不带保镖根本不敢出门,总会有人跳出来去骂你,我不喜欢这种感觉。”

  显然,多兰的敏感能够折射出他的无奈,但得罪媒体的后果即是,多兰的负面消息不断被挖出,槽点满满。

  NBA一直视球迷为上帝,对于财大气粗的多兰而言,他却并不愿意去迎合球迷,在多兰的意识里,充斥着“爱来就来,不来拉倒”的强硬做派,乃至于,他对于一些质疑自己的球迷向来不客气,在今年3月份时,多兰就要求安保人员将一名球迷驱逐出场,原因是该球迷冲他高喊出售球队。

  对于尼克斯球迷来说,被多兰驱逐的情景似乎已经成为了见怪不怪的现象,而对于纽约媒体而言,报道这种事件也已经成为家常便饭。

  得罪了球迷、得罪了媒体,又恰好处于“风口”纽约,这让多兰不可避免成为了外界眼中的大恶人,人人都盼望着多兰卖掉尼克斯,以至于,他的一些决定甚至已经可以达到“控制股价”的效果,在2018年,当詹姆斯-多兰透露他并未排除卖掉尼克斯后,麦迪逊广场花园股份有限公司股价随即暴涨,但在多兰发表声明澄清称“没有出售尼克斯的计划”后,MSG股价在整个下午的交易中持续下跌。